半月谈丨课后服务:家长点赞,学校犯愁 - 贵阳出租车发票
 
半月谈丨课后服务:家长点赞,学校犯愁
 

半月谈丨课后服务:家长点赞,学校犯愁

发布时间:2022-03-24 08:51:04
 
新乡市新区小学学生在课后学习拉丁舞 郝源 摄 半月谈记者李文哲冯碧箫 孩子放学早,家长没时间接;校外机构收费高,质量还没保证……近年来,“四点半难题”困扰着不少家庭。对此,河南多地积极探索开展课后服务工作,受到各方点赞。不过,受访政府、教育界人士反映,当前组织与实施考验大、人员与资金保障难、校外机构的准入与监管不清等制约课后服务开展的难点依然存在,亟须配套政策保驾护航。 课后教学相长,多方共赢 为辅导孩子学习,新乡市新区小学学生家长董文静前些年辞去了工作,成为一名全职妈妈。“一说写作业家里就鸡飞狗跳。太难的题我也不会,简单的题讲的思路跟老师不一样,孩子会顶嘴。” 董文静的苦恼并非个例。近年来,中小学下午四点半放学,让不少家长当起了校外辅导员、作业监督员。在双职工家庭,孩子放学时间与家长下班时间冲突,“谁去接孩子”是老大难问题。 半月谈记者采访了解到,部分同在一个单位的家长会三五组队,轮流翘班,把孩子先接到一个家里看管;落了单、老人还帮不上忙的家长,只能让孩子放学后先去学校旁边的托班,中间不忘打几次电话确保孩子安全。 为了让“四点半难题”不再难,河南多地积极开展课后服务工作,将放学时间顺延90分钟左右,基本与家长下班时间一致。在服务内容上,除作业辅导以外,还开展各类社团活动,学生可自愿参加。 “现在孩子一回来就会很高兴地跟我说,‘妈妈,我的作业在学校就写完了’。”董文静说,“孩子在家可以读读课外读物,我们也可以陪孩子做些亲子游戏,家庭氛围明显改善。” 截至2019年10月底,在3322所学校的11万余教师参与下,课后服务让河南全省194万余名学生受益。新乡市不久前发放的21.2万张调查问卷显示,家长对课后服务工作的满意率高达98%。 “课后服务工作增进了师生之间的互动,是一个教学相长的过程。”郑州市郑东新区昆丽河小学校长孟晓莉介绍,该校将社团资源融入课后服务中,目前设有软式垒球、航模等各类社团36个供孩子选择,“社团活动调动起了孩子们的聪明智慧,特别是让一些学习成绩不理想的孩子找回了自信”。 能否长久开展存疑 尽管不少地方已将课后服务工作列为民生实事来抓,但政策不清晰、投入成本大让不少学校领导发愁,部分在校教师超负荷工作“压力山大”。大家普遍表示,这项工作应该好好抓,可是对怎么抓、能不能长久抓下去感到迷茫。 一名小学校长给半月谈记者算了一笔账,开展课后服务工作,仅水电费一项,学校一年就要增加10万元的投入。“从开展课后服务工作以来,学校领导班子每天都在学校连轴转,至于教师津贴怎么发、管理成本怎么补,目前都是走一步看一步。” “备课的时间都被课后服务挤占了。白天还要看班上课,现在只能想办法再挤时间了。”一名小学老师说,还好孩子跟自己在一所学校,不然自家孩子就没法儿管了。 据了解,郑州、许昌等地对参与课后服务的教职工、社会团体等给予了补助,而许多地方财政无力拿出更多的钱。在新乡,参加课后服务的学生一个月需交100至200元不等的费用用于补贴老师的课时费,由家长委员会负责费用的收管支。 家长们表示,这个费用比校外机构便宜得多,把孩子放在学校省心也放心,交点钱也愿意。也有家长担心,自己家孩子不参加会不会得罪老师。“我们反复跟家长强调自愿参加,也严禁学校将课后服务变相成为集体教学或‘补课’。”新乡市教育局副局长刘建学说。 多位受访学校领导表示,如何根据学生和家长需求统筹安排服务形式和内容,如何保障学生在课后服务过程中的安全……这些问题是否能妥善处理,考验着学校的管理水平。 “受场地、师资、设备资源的限制,学校很难完全满足家长们的多样化需求。部分学校开展课后服务形式较单一,如果引进校外机构,其准入及监管问题还有待进一步解决。”河南省教育厅有关负责人表示。 在与学校开展合作的过程中,新乡市能力风暴机器人活动中心负责人李玉娟前前后后跑了很多趟,“机器人耗材昂贵,有的机器一台就得1万多,目前都是无偿提供给学校。机构也需要赚钱糊口,仅靠公益心无法持续”。 亟须配套政策保驾护航 早在2017年初,教育部就出台了《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》,明确要求广大中小学校结合实际积极作为,充分利用学校在管理、人员、场地、资源等方面的优势,主动承担起学生课后服务责任。 半月谈记者发现,由于宏观指导的政策多、微观落地的政策相对少,不少地方处于“摸石头过河”阶段,存在着课后服务没有开展、服务行为不规范等现象。受访教育界人士呼吁,政府应加强对课后服务工作的服务,明晰政策边界,尽快出台相关配套措施。 “学校承担起更多的公共服务职责,中小学公用经费标准应该进行重新核算调整,在学校人员编制上也需要有所增加。”一名小学校长建议,政府应在人力、财力等方面加大保障力度,对于有服务性收费予以补充的,应依据成本补偿和非营利性原则出台合理的收费标准。还可探索课后服务市场化机制,开展校企合作,调动社会资源。 多位受访教育界人士反映,我国公立中小学和社会教育资源脱节的问题长期存在,比如对于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与校外机构能否合作、如何监管,各地政策就不一致。“可采取优秀社团评选等激励方式,鼓励社会力量参与课后服务工作。”一名校外机构负责人建议。 “课后服务工作是一项系统工程,不是教育部门一个部门的事情,必须建立常态化、可持续的工作推进机制。”新乡市委书记张国伟介绍,新乡市2019年专门成立了由市政府领导牵头,市纪检监察、教育、发改、公安、财政、人社、市场监管等多部门参与的全市中小学课后服务工作领导小组,课后服务工作得以全面推进。 此外,在考评体系建设方面,专家指出,应进一步明确中小学校在课后服务工作中的主渠道作用,细化考评指标。河南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副部长李醒东认为,课后服务能力应上升到专业技能层面,成为衡量教师职业能力的一个指标,进而提升工作专业性和积极性。(刊于《半月谈》2020年第1期) 举报/反馈